中国抑郁症网-让我们充满活力,快乐起来!

首页 > 新闻  >  韩国年轻人出现“新冠抑郁”

韩国年轻人出现“新冠抑郁”

11-04 我要评论

韩国年轻人正站在“悬崖的边缘”。

自疫情发生以来,不少韩国民众产生了悲观抑郁的情绪。一些对前途感到迷茫的年轻人、陷入了经济困境的失业者容易出现“新冠抑郁”(有人把“新冠疫情”和“抑郁情绪”结合起来创造的新词)。

截至6月底,韩国有抑郁情绪和自杀倾向的人口各占18.1%和12.4%,比去年3月分别高出0.6和2.7个百分点。

数据

申请心理咨询的人年龄大多二三十岁

从20岁的年轻人到40岁的中年人,都因疫情饱受抑郁症的折磨。

打开韩国最大的心情网站NAVER,搜索“新冠肺炎”“抑郁症”关键词,整整一页都是因疫情患上轻度抑郁或重度抑郁年轻人的求助。

“被子外面很危险,我会感染新冠死掉的”,这是韩国论坛上一位母亲描述女儿患有抑郁症的状况。因疫情不断反复,女孩不愿意外出,关在房间里,不停地说:“出去我就会感染新冠的,感染上我就会死的。”并且还会经常出现呼吸困难,虽然父母会给她安慰,但平静了一会后又重新发作。平时父母都要上班,父母只能在家里安装摄像头观察女儿的行动,由于她不愿意外出,去医院看心理医生都变得尤为困难。

近日,据韩国福祉部相关人员透露,自疫情发生以来,新型冠状病毒综合心理支援团收到心理咨询的请求达157.6737万次。在疫情反复无常的情况下,仅今年8月的心理咨询请求高达13.5407万次,比去年2月的增加了920%。

这些请求中,大部分患者年龄都是二三十岁。受新冠影响,韩国大部分公司开始裁员、减薪,首当其冲的就是20岁的年轻人,这些人刚步入社会,还没有稳定的积蓄,大部分都需要靠贷款度日。尤其今年以来,韩国20岁的年轻人贷款额突破了90万亿韩元(约4845亿元人民币),抑郁症患者急剧增加。

案例

失业带来的打击让她重新患上抑郁症

与此同时,疫情导致的经济危机正在向精神危机转变。

为了帮助韩国的年轻人早日发现疾病接受治疗,韩国线上平台推出了可以测试是否患上“新冠肺炎抑郁症”的问卷,分为9个问题,从情绪、睡眠、饮食等方面得出最终的结论。我测试了,最终得分为8分,测试结果为轻度抑郁症。我简单咨询过医生,医生表示平时大部分人的心理健康多少都会受到影响,通过合理的运动等方式可以适当缓解,如果严重到一定的程度,必要时需要接受心理治疗。

疫情发生后,政府采取了严格的防疫规定,金智英(音译)所在的公司突然告诉她,由于公司运行困难,不得不取消她在2022年所有的教学课程计划,这也意味着她失业了。

34岁的金智英是一位韩语老师,在一些多文化家庭或外国家庭担任韩语家庭教师的工作。其实,她之前就患有轻度的抑郁症,接受心理治疗后已经康复了,但此次失业的打击让她患上重度抑郁症。她说:“平时的收入连基本的生活都没办法维持,失去了与朋友交流并也让我感到恐惧不安。”

和金智英状况相似,因疫情带来的经济困难而患上抑郁症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接受心理咨询的人也越来越多。上班族金某在接受了单位免费提供的10次心理咨询后,仍自费接受心理咨询。金某说:“我一直一个人生活,感到状态越来越差,想要继续接受心理咨询。在专家的帮助下,自己也有了克服的希望。”

链接

韩国近半数家长表示“子女曾表露出新冠抑郁”

据悉,新冠疫情扩散后,上小学、初中、高中子女的家长中,大概10名中有5名家长回答:“子女曾表露出新冠抑郁。”

国会教育委员会所属“国民力量”郑灿民议员室委托民调机构Realmeter对全国家长进行调查,结果显示:47.5%的家长表示“曾表露出抑郁感或不安”;大多数家长们认为,因疫情保持社交距离没办法出门成为主要问题。

另外,32.5%家长认为线上授课对子女的成绩比过去有所下降,16.7%的家长认为线上授课对子女的成绩有所上升,50.7%的家长认为没有差异。对于成绩下降的原因,36.1%的家长认为“远程授课质量不合格”。

对于在线授课满意度,42.8%的家长表示“不满意”,20.9%的家长表示“满意”。不满意的理由有网络授课内容不充实占29.3%、家庭内部管理监督者缺失占25.2%等。此外,还有40.4%的家长表示,由于远程授课不力,课外辅导费支出有所增加。

    分享:

    微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