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抑郁症网-让我们充满活力,快乐起来!

首页 > 人群 > 儿童  >  《我们如何对抗抑郁》:为什么青少年抑郁总被误解为“叛逆”?

《我们如何对抗抑郁》:为什么青少年抑郁总被误解为“叛逆”?

11-03 我要评论

央视系列抑郁症纪录片《我们如何对抗抑郁》近期在 CCTV9 播出。在第一期 " 少年已知愁滋味 " 中,节目向我们展示了子烨、钟华两位青少年抑郁者的现状。

子烨在初中的时候,和抑郁情绪正面相逢。

" 我就想找,但一直找不到,我要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呢?我就用那个刀划了一下手指,我一看流血了,我就冷静了…… "

受困于抑郁情绪两年之后,子烨几乎用尽全力,才让家人接受她生病的事实。

" 我在家里发疯了一样,就是摔东西,甩门,跟我父母发脾气,威胁他们带我去看医生,我已经求救了两年。"

 


钟华回忆起自己当时的状态:

 

" 学校一天一共 8 节课,我都会躺在桌子上 8 节课。回家之后就躺在床上,有的时候哭,有的时候不哭,然后一躺躺 5 个小时。洗澡或者洗脸刷牙,然后晚上再接着继续失眠。这个状态真的很消耗我。"

钟华康复之后告诉母亲,如果母亲像有的家长一样说她矫情,自己 " 就从窗户上跳出去了。"

文|胡威凛(简单心理认证 . 心理咨询师)

青少年抑郁的原因

青少年抑郁这样一个字眼,也许离很多人很远。但是青少年门诊的精神科医生和在高校工作的心理咨询师可能对它并不陌生。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青少年抑郁的比例正在逐年上涨。在《简单心理》2020 年大众心理健康洞察报告中,国内外学者的相关研究发现,青少年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状的比例大约在 15%-20% 左右

青少年抑郁的麻烦之处在于,一方面精神科医生给青少年能使用的抗抑郁药物非常有限,另一方面部分青少年在服用药物之后可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药物副作用。

诸多因素导致了青少年抑郁症的数据不断走高,比如:

多数的青少年在这一阶段面临着中考和高考的学业压力

我国的家庭教育中对孩子情绪的关注度不高

青少年本身对自身情绪觉察和表达性上相比成年人要更差

青少年抑郁往往出现的比较隐晦,很多的家长在不具备精神医学和心理学方面的专业知识的情况下,不能够很好的察觉到孩子出现了问题

......

同时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即便没有被诊断为青少年抑郁症的青少年,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抑郁情绪的困扰

 


青少年心理发展特点

 

在谈青少年抑郁之前,我们首先要说说此阶段青少年的心理发展特点。说到这里不得不提的一个概念就是埃里克森提出的 "自我同一性"。

自我同一性的大致意思,是把个体的各个方面结合起来,形成一个统一、完整的自我,也可以理解为把理想中的自己和真实的自己整合起来。我们要理解一个青少年的核心任务就是统整自我内心世界,这跟我们的老祖宗孔子所说的 " 吾十有五而志于学 " 有一定的相似之处,这不仅仅是孔子的个人经历,也一定程度的代表了人类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阶段。在这个阶段,孩子通过自我统整这样一个心理发展过程,逐渐的勾勒出了自己的内心形象,开始确定自己的未来目标,并且为之奋斗和努力

我们当然不能全然拿现代社会跟古代社会相比,但是不变的是人的心智的发展过程以及核心需要,而这个阶段的发展也依托于家庭,社会,学校的支撑。所以在这个阶段对于青少年的养育,每个家庭都面临着重大的挑战。

 


情绪是人类心智发展的一个核心,同时也是心理咨询工作中的要务,这个阶段的青少年情绪只能疏而非堵。此阶段的青少年情绪问题的主要表现有:

 

抑郁(例如:苦闷,无精打采,提不起劲)

焦虑(例如:莫名其妙的紧张,坐立不安,心情烦躁,不踏实)

人际关系过于敏感(总感觉别人对自己不好,不理解,不同情自己,与异性相处不自在)

情绪不稳定(例如:心情时好时坏,学习劲头时高时低,对同伴家长和老师一会儿疏远一会儿亲近)

心理不平衡(同学比自己成绩好,比自己家庭富有或者穿的不好就不舒服,总觉得别人对自己不公平)

适应不良(对学校的课程不喜欢,对学校不适应,学习困难)

强迫症状(总想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情,如考不好怎么办,说错话怎么办)

对抗倾向(发脾气摔东西,大喊大叫,爱抬杠,无礼辩三分)

对于青少年这些情绪的处理,其实就像高压锅," 堵 " 的效果确实会更立竿见影,但最终结果可能就是爆炸。

其实这些 " 症状 " 的出现是青少年在寻求父母的关心与帮助,堵的方式带有与他们对抗的特点,只会让关系更加恶化

 



为什么 " 抑郁 " 会被误解为 " 叛逆 ",如何区分?

 

青少年的叛逆是这个阶段的一个比较主要的表现,更多的时候是一种指向外部的攻击,比如喜欢违抗家长或者老师的命令,以个人意志为核心需要忽视规则和束缚,对自己的想法和看法坚信不疑,不喜欢听从长辈的意见和建议等等。

抑郁更多的时候是一个指向内部的自我攻击,主要的表现在对自我价值的否定和怀疑,长时间的情绪低落,兴趣缺乏,注意力不集中等表现,当然也会出现与叛逆重合的症状,但是内核还是攻击指向内部,其实两者之间的差别还是蛮大的。

因为精神卫生知识的普及和宣传还不够,加上部分家长对孩子的抑郁会有羞耻感和恐惧,会否认症状而将其理解为叛逆等因素,导致了很多时候青少年的情绪问题被理解为叛逆。

有一个比较粗暴的判断方法,就是看以上症状的持续时间是不是超过了 2-3 周。这其实是一个不那么准确但是却很有必要的自我诊断方法。如果青少年(包括成年人)长时间被这种心境低落和无意义无价值感所困扰的话,就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进行就医或者是心理咨询。

 


如何帮助那些青少年抑郁患者

 

如果不经治疗,抑郁症是十分有害的,所以不要只等待着这些烦恼的症状自动消失。如果你怀疑你的孩子患上了抑郁症,将你的困惑以一种充满关爱的、不带判断的方式提出来。即使你不能确定孩子的问题的确是抑郁症引起的,但你观察到的问题行为和情绪也说明,确实存在一个值得被重视的问题。

开始一段谈话时,可以先让你的孩子知道你观察到了什么样的具体的症状、它们如何让你感到担心。然后让孩子谈论一些他 / 她正在经历的事情——要准备好真诚地聆听。忍住问问题的冲动(多数青少年不喜欢他人以高人一等的姿态对待自己或者被催逼),同时明确地让孩子知道你愿意并准备好为他们提供任何他们需要的支持和帮助。

集中注意聆听,而非教训。一旦孩子开始表达自己的想法,忍住所有批评或者评判的的冲动,这时最重要的是孩子在与你交流。你能做到最好的事情就是让孩子知道你在那里,全心全意地无条件的陪伴和支持她 / 她。

持续地保持温柔。如果一开始孩子拒绝沟通,不要放弃。谈论抑郁对于青少年来说可能是十分艰难的。即便愿意,他们也可能很难表达自己的感受。尊重孩子感到舒适的限度,同时也要强调你的担心以及聆听的意愿。

承认他们的感受。不要试图通过言语让孩子摆脱抑郁症,即便他们的情绪和担忧在你看来十分愚蠢和不理智。不必过于较真地对待他们的情绪,这样他们会理解到你在善意地告诉他们 " 事情没有那么坏 "。承认他们正在经历的痛苦和悲伤,仅仅如此,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让他们感到被理解和被支持。

相信你的直觉。如果你的孩子声称自己没有什么不好,并且不解释这些抑郁行为的原因,你应该相信你的直觉。如果你的孩子不愿意向你敞开心扉,考虑寻求值得信任的第三方的帮助:学校的咨询师、最喜欢的老师或者精神健康专家。重要的是要让孩子与人沟通。

被抑郁症困扰的青少年有社交退缩的倾向,他们减少与朋友的联系,对于以往喜欢的活动也很少参加。但是孤立的状态只会让抑郁更加严重,所以尽你所能帮助他们重新建立连接。

优先安排与他 / 她面对面交谈的时间。每天安排一个时间用来谈话,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全心全意关注孩子,没有分心的事情也没有其他任务同时在进行。简单的面对面交谈可以很大程度减轻青少年抑郁症状。记住,谈论抑郁症和孩子的感受并不会让情况变得更糟,这其实可以支持他们康复的过程,并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对抗社交孤立。尽你所能帮助你的孩子与他人连接。鼓励他们与朋友出去玩或者邀请朋友到家里。参加有其他家庭共同参与的活动,给孩子一个机会去与其他孩子见面和建立联系。

让孩子参与活动。建议孩子参与他们擅长或感兴趣的活动,比如体育运动、课后俱乐部,或者艺术、舞蹈、音乐课程。尽管一开始孩子可能缺乏动力和兴趣,但是当他们重新参与到活动中,他们会开始感觉到变化并重获热情。

参与志愿活动。帮助他人有明显的抗抑郁作用并能显著提升自尊。帮助孩子找到一个他们感兴趣的事情让他们获得目标感。如果你与他们一同做志愿者,这也会是一个很好的建立联结的过程。

家庭支持和健康的生活方式可以给抑郁的青少年带来巨大的变化,然而需要做的不止这些。当抑郁症状变得严重时,不要犹豫去就医,受过良好训练并在青少年治疗领域有经验的精神健康专家可以提供你需要的专业帮助。

让孩子参与治疗决策

当选择一个专家或者决定治疗方案的时候,让孩子一同参与决策的过程。不要忽视他们的选择偏好或者做出单方面的决定,这样孩子会更有动力并更愿意参加到治疗的过程中。一个治疗师并不会适合每个人,治疗方案也是。如果你的孩子觉得不舒服或者只是与治疗师或者精神科医生之间 " 感觉不对 ",那么就去选择一个更合适的。

探索可能的选择余地

在为孩子选择了抑郁症治疗专家之后,与这位专家讨论一下治疗方案。谈话治疗通常对于轻度和中度的抑郁症是很好的治疗开端,在治疗过程中,孩子的抑郁症有可能被治愈。如果情况没有好转,就有必要考虑药物治疗了。

不幸的是,一些家长急于优先选择抗抑郁药物治疗,因为其他治疗方案可能需要更多的金钱和时间成本。然而,除非孩子有危险的行为或者有自杀的风险(这种情况下,他 / 她可能需要药物干预和 / 或不间断的观察),你可以花一些时间仔细权衡。在所有的案例中,结合了其他治疗方法的抗抑郁药物治疗效果最佳。

药物治疗存在风险

抗抑郁药物是以成人为对象进行设计和试验的,它们对于年轻的、尚在发育的大脑有何种影响并没有完全被了解清楚。一些研究者担心,像百忧解一样的药物有可能会干扰正常的大脑发育,特别是对大脑管理压力和调节情绪的方式产生影响。

抗抑郁药物有相应的风险和副作用,这些风险中也包括一系列在孩子和年轻人中的安全问题。药物有可能增加一部分青少年和年轻人的自杀想法和行为,有双相障碍的青少年、有双相障碍家族史或者曾经自杀未遂都是会增加风险的因素。

服用抗抑郁药物的最初两个月自杀风险是最高的。使用抗抑郁药物的青少年需要密切的留意,观察他们的抑郁症症状是否加重的迹象。

    分享:

    微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