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抑郁症网-让我们充满活力,快乐起来!

首页 > 新闻  >  16岁少女,胳膊被她自己割成了“斑马”

16岁少女,胳膊被她自己割成了“斑马”

05-17 我要评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杨茜 通讯员 李彬

有杭州的网友报料,近段时间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几乎是“一号难求”,很多人扎堆就诊。

市第七人民医院情感障碍科主任医师谭忠林博士证实了这种说法。

每天门诊25个号子,都是提前两周都预约满了。谭忠林说,其中90%的患者都是来看抑郁症的,这个数据正在逐年增长,所以门诊的医生也随之增加。

当然,,并非只有一家这样,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临床心理科也是如此。属实,近段时间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一号难求”,90%来看抑郁症

不像其他疾病,一个上午,医生能看三四十号病人。

情绪病,耗的就是时间。

半天,25个号子,对于谭忠林来说,时间还是太紧了。他是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情感障碍科的主任医师,也是抑郁症的专家。

他见过太多的患者了,如今看到自残的,依然触目惊心。脖子、胳膊、大腿都是伤痕集中的地方,甚至有人从透析室、ICU转到了他这里。

“太心痛了。我常常想,这些人到底遇到了什么,才会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

(图片来源于CFP)

小溪(化名)已经第三次住院了。

这个16岁的女生,眉清目秀。撩开衣袖,胳膊已经被她自己划成了“斑马”。

第一次,女孩过量服药,洗胃之后被送到了七院。第二回,她割伤自己,包扎之后再次入院。

这一次,她和家人争吵得激烈,不停地往楼上跑,越跑越高,“我不如死了算了!”幸好,她被及时抓住了。

“我就是不想上学了!”

“你这个年纪,不上学想干嘛?”

“干什么都行,只要不上学!”

“你要么出去打工!”

“我们家也不需要我拿点打工钱呀。”

小溪家条件挺好,光靠收租就有不少收入。就算她不工作,家里也是有固定收入的。所以她也不愿意去挣辛苦钱。

父母说,平时只要宅在家里看电视、打游戏,小溪跟正常孩子没两样。但只要一提上学,她又换了一副嘴脸,气急败坏,甚至摔东西,杯子、碗都没少摔过。

小溪解释,读书压力太大了,自己学习又不好,总是挨老师批评。回到家里,父母是那么渴望自己能够优秀,她又达不到他们的要求。多重压力之下,她就很难受。“每次割自己,一点都不疼,反而很舒服。”

小溪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所以也会主动要求就医。

神奇的是,每次住院,她都能和同龄的病友们打成一片,还能交到好朋友,伶牙俐齿的,挺招人喜欢。

小溪正在休学,接受治疗,情况正在一点一点好转。

面对很多孩子,谭忠林常常也会觉得很无力。成功学经常鼓励大家,要对自己狠一点。结果,这些都被孩子们学去了,对自己下手一点都没犹豫的。“年纪越小,越下得去手。所以呀,平时的教育,还是要正面,尽量避免过分解读带来的负面影响。”

    分享:

    微信

    相关文章